【分集劇情】 

第41集
  俊秀與賢錫見面,俊秀說要離開,賢錫指責哥哥卑鄙,如果沒有勇氣就不要開始,並且告訴俊秀俊如果他的決定裡有一絲是為了他的話,一輩子都不會原諒哥哥。俊秀坦言並不是因為弟弟,而是因為殺人犯的身份才決定離開的。賢錫回家,遇到正欲離開的珠映。說她自作多情,並告知只會給她看他的背影。珠映大哭。

  度熙穿了一件粉紅襯衣和俊秀約會,要他滿足自己今天的所有願望。她自信知道,俊秀會回來的,離開自己的俊秀,會是行屍走肉。度熙喜歡和俊秀同一個步伐走路,感覺很幸福,自己更愛俊秀,她不覺得委屈,因為愛人不是件值得委屈的事,都是幸福的事。

  珍珠來家裡給哲修媽媽做麵,媽媽支開兒子,給了珍珠一個耳光。不管怎麼做,都不會原諒她的,珍珠說哲修現在身段低一些了,也感覺自己不是那麼配不上他,又挨了一個耳光。珍珠堅持下來,說,自己拉扯兩個弟妹長大,是很狠毒,不怕挨耳光。

  度熙要俊秀早點回來,別讓自己看著星星太久,不要讓自己聽到愛情歌曲的時候放聲大哭。俊秀情不自禁,緊緊抱住度熙,吻度熙。度熙看星星看著就哭了,給俊秀電話說明天就不送了。度熙高燒不退,家人要送去醫院,度熙不肯。


第42集
  俊秀在漁村找工作,說出自己有前科,不能出海,水手工作受阻。度熙忍住不給俊秀電話。珠映問賢錫喜歡的是不是度熙,賢錫說,是的,是自己暗戀她。

  翰序和日本人整出來的侵權事件,將度熙店牽涉到集團了。仁淑很吃驚度熙也有失誤的時候。大家都在議論度熙為什麼盜用別人的設計。珠映找記者將度熙案件上頭條。

  哲修問珍珠為什麼放棄,珍珠說自己是俗人,還是難過經濟關,珍珠故意氣哲修,自己可以找個比他更好的人。哲修說希望世界上有純粹的東西,黯然離開。珍珠正傷心,哥哥打來電話詢問情況,珍珠哭訴自己盡力了,俊秀說以後會告訴寶寶她為寶寶付出的,珍珠說想哥哥,俊秀珍珠電話兩邊大哭。

  賢錫跟度熙談侵權案件,度熙遺憾沒人能證明自己當初發給客人看的式樣。正熙說度熙是完美主義者,不能容忍自己的失誤。度熙忍住不給俊秀電話,賢錫查到哥哥的位置,去漁村找哥哥,未果。爺爺看到新聞了。問度熙情況,度熙承認一部分是事實,爺爺說抄襲就是小偷,羅日平替女兒辯護,說度熙被人陷害,爺爺說,那也是有貪念。

  賢錫找出對方陷害的證據翰序親自去日本,幫忙解決這個問題。俊秀看到報紙新聞,上面有度熙的身世,大驚,回想度熙騙他身世和跟她的約定。賢錫在漁村找哥哥,找到了,俊秀一人在喝酒,醉眼看見賢錫來了,賢錫扣住哥哥的衣領,問哥哥要是死了,怎麼辦?俊秀帶著酒意說,不想讓外人夾在他們兩個中間。賢錫說受夠了,他們是俊秀的夢想了,求哥哥去追求自己的。

  深夜,俊秀背著行囊回到店裡,度熙驚喜上前,俊秀說你怎麼不在大房子裡,卻在這裡。度熙抱住俊秀,說,自己說了很多謊,可是這是真的,就是選擇了他,和愛他…


第43集
  俊秀表明自己和度熙是兩個不同世界的人,但是回來選擇繼續做朋友,做職員,而不是她的男人。度熙謝謝他的回來,含淚離去。

  翰序說通過自己母親和那個品牌的關係,對方撤銷了訴訟,家人歡欣,感謝律師留他吃早飯,並要度熙也感謝她。珠映的媽媽因為此事更加認定律師的人脈,要女兒抓緊他。珠映媽媽參加投會,被人卷款跑了,哲修媽媽也一起參加,哲修媽受了大刺激暈倒,進醫院了。

  俊秀要珍珠不要哭,對寶寶不好。度熙要把俊秀培養成一個她需要的完美的人,俊秀默認。度熙跟爺爺談,說自己會注意,還告訴爺爺自己想培養一個人,並且讓他住進他們家閣樓。爺爺同意了。

  賢錫要珠映別浪費時間,珠映說,我們都暗戀別人,度熙是他的朋友,希望賢錫也給她當朋友的機會。

  度熙帶俊秀來拜金老師--一個著名設計師 當徒弟,老師冷冷的看著他們,說不需要助手,度熙誠懇請求她,老師說,天才是學不來的,天才討厭普通人。度熙說,老師20歲就在巴黎開時裝秀,讓全世界驚艷,要俊秀接受不平凡的教育。還告訴俊秀,要他住她們家閣樓。


第44集
  度熙問金設計師,俊秀是否是可塑之才,老師說不是,說要俊秀畫圈他就畫圈,要他畫線他就畫線,沒有自己的想法。度熙俊秀從老師那裡出來,度熙說,老師看重他才會說他。老師和度熙的話都給俊秀觸動。

  靜慈和哲修出院回家,看到家裡的所有東西都被追債方貼上標籤,想到要徹底破產,媽媽受不了這個打擊。哲修覺得媽媽和珍珠的關係無法改善,向珍珠說要她去另找個好點的人,珍珠失落。珠

  俊秀晚班回羅家閣樓,度熙在天台上看星星,度熙給他一個USB,裡面是她給他搜集的時裝資訊。度熙問他有沒有想過以前的日子,俊秀在度熙背後,伸手想去握度熙的肩膀,十年前雨中的場景再現,俊秀又縮回自己的手。俊秀回閣樓,看度熙的時裝資料,天台有動靜,俊秀出去,看到了爺爺,相互認識後,爺爺很有興致的教他看星星,爺爺說他和度熙很像的,都是夜貓子。

  珍珠做 B超聽到了寶寶的心跳,很激動。珍珠來哲修家看靜慈,哲修說看到他家徹底破產的樣子,珍珠應該死心了,可珍珠還是堅定想和哲修一起。哲修媽依舊給她冷臉。

  度熙看俊秀上課,老師和俊秀開心的用顏料隨意創作玩,度熙看到了俊秀滿臉顏料,又綻放孩子樣的笑臉,老師突然對俊秀說,我們結婚吧,去巴黎,那裡很好玩的,俊秀和度熙兩個都愣住了。度熙問老師,說她不也是獨身主義的嗎?老師說她喜歡的人有兩個條件,一個是會泡咖啡,一個是能陪她玩的開心。俊秀符合這兩點。俊秀趕緊說,自己也是獨身主義,老師聳聳肩,大大方方說,那就算了。出來,度熙問他為什麼決定單身,俊秀說他要跟工作結婚。

  哲修告訴賢錫媽媽和珍珠的矛盾難以解決,自己只能放棄。哲修走後,珍珠把弟妹叫進房間,告訴他們自己要和哲修結婚,妹妹反對。爺爺上天台,俊秀在看星星,爺爺問他如果有他那麼多錢,他會怎麼花?俊秀說沒想過,後來又說,如果他有那麼多錢的話,要把錢花在壞人身上……


第45集
  俊秀對爺爺說,健康的人不需要醫生,可患者需要醫生,他希望讓將來的小孩都在健康的環境下成長。具體的方法他不知道,如果有錢的話,會想辦法讓壞人變好的。爺爺很讚賞,說想到了好辦法就要他告訴他。

  珍珠告訴弟弟妹妹,自己選擇跟哲修結婚,主意已定。娜麗絕食反對說他沒能力,賢錫要她慎重考慮。珍珠說情況變了,現在自己不想放棄哲修。俊秀建議珍珠將懷孕的事情告訴珍珠,她不願意將孩子作為鎖住哲修的籌碼。珍珠要大哥回家,別逃避,知道他怕讓小妹受傷,說娜麗沒有想像中的那麼脆弱,俊秀要她給時間給他。

  金老師問度熙帶俊秀到這裡來,是不是因為想培養他,讓他沒有差距的和她在一起,老實說,他是個很倔的人,也可能變得比她想像的還優秀,但不見得會跟她在一起。度熙說,還是會堅持的。

  珍珠來哲修家,要他表態是不是真不想和她結婚,哲修兩方面為難只好跪在媽媽前面求她,珍珠也跪下,表態自己有能力養家,以後會經歷伺候婆婆。婆婆鬆口了。珍珠告訴弟妹們,要他們認定這個現狀,說要娜麗和未來婆婆公用房間。方靜慈對兩人說,不是他們兩個打動了她,而是自己選擇了珍珠當兒媳婦,以後也不會改變自己的生活方式,住進珍珠家是臨時的。

  賢錫約度熙見面。翰序行車途中見到兩人一起。賢錫告訴度熙,日本抄襲案以前也有類似的案例,這事情很有可能是度熙公司內部有人和她較勁,度熙表示不用管了,這事過去了。賢錫還說出自己會盡快整理好自己的感情,兩人又成為朋友。


第46集
  珠映主動吻賢錫,賢錫推開珠映,擦了擦嘴,離開。珠映說自己有那麼髒嗎?氣哭,大罵他。

  度熙又去看老師給俊秀上課,老師說你怎麼挑了個這麼畏縮的人,度熙說他發火的樣子很嚇人呢,老師問是不是愛上了她。度熙羞澀說因為知道他發火的原因,是為了所愛的人,所以對他無法自拔了。老師要俊秀將各種衣服布料燒掉,說布料的是不同的,設計師要能聽懂布料的話,發揮他們的價值。老師的另類教學讓俊秀有所感悟。

  正熙要給閣樓裡的人送食物,度熙說他認生,不用了。俊秀在天台看星星,度熙送上來了。看到他手上拿著爺爺的書,很驚訝,她要了幾次爺爺都不給她,現在卻給俊秀了。度熙問爺爺為什麼給那本珍愛的星星的書給俊秀,爺爺說覺得委屈嗎?度熙說有點,爺爺告訴她,是因為他讓爺爺想到了沒有想到的東西,感謝他才給他的。

  老師給俊秀妹妹設計的婚紗很前衛,俊秀說不能平凡一點嗎?老師說天才只能這樣,老師說你最瞭解妹妹了,你自己設計吧。俊秀在店裡偷偷畫,度熙很想看,俊秀不讓,爭執間,兩人臉相距很近,兩人尷尬停下了。度熙說我們現在的關係不能這樣了吧?她一人上天台,堅信以後那個膽小鬼會說出我不能沒有你這句話的。

  娜麗問哥哥是不是因為他,老師不來上課了。回房間賢錫回想那個吻。珠映一人在房間喝悶酒,說自己輸了。

  大叔買了花來找初戀---靜慈,被拒絕。大叔失落回來,將花給俊秀,說自己的愛情很痛苦。俊秀給花帶給老師,說別人給他的。老師要俊秀用這花盡情設計,俊秀小心擺弄這花,老師不滿意,說你小女生嗎?踢了他一腳。要他想想人性的罪惡,不是眼前的花這樣簡單。

  賢錫貸款給珍珠一大筆錢,娜麗說允真老師單獨給她特別輔導了。珠映又在喝酒,給賢錫打電話,說自己每天為了他借酒消愁,賢錫說以後清醒的時候再打過來。

  俊秀在畫一副血雨圖,顏色誇張,大膽,叛逆,凌亂,度熙和老師看到,很震撼。俊秀邊燒自己的畫,腦中閃過雨中事件,腿上著火了,渾然不知,度熙趕緊跑來幫俊秀撲火,大喊俊秀,俊秀回過神來,抓緊度熙的手,度熙抱著俊秀求他,要他說出困擾他的事情。俊秀輕聲說害怕度熙因為他而燙到手,因為他會受更嚴重的傷,害怕這個。


第47集
  俊秀給燙傷的度熙擦藥,度熙說也沒燙傷多少,俊秀輕責怪她不該衝過來。度熙說,以為他心裡的雨只是花雨,今天才知道還有別的東西。度熙摸著俊秀的臉,說治好了他的其他病,說不定她也可以治好這個病。俊秀將她的手拉開,說這個是絕症。

  俊秀和老師討論婚紗的布料,突然發現度熙在沙發上睡著了,後半句話壓低很低聲音說,老師見狀,明白兩人的貓膩,故意大吼一聲,俊秀要度熙回家休息,度熙馬上醒過來,擦擦口水說自己不累。老師看這兩人郎情妾意的看不下去了。下雨了,度熙要俊秀停車,脫掉鞋子跑出去淋雨,俊秀用手給度熙擋雨。度熙說想起了他擋陽光的時候。她說很悶,想做點瘋狂的事情。俊秀脫下襯衣給度熙擋雨,度熙將手帖在俊秀胸口,問這裡苦悶嗎?不想大聲喊出來嗎?俊秀騙她說沒有,度熙說她有,可是不想喊。俊秀彷彿聽到了她細膩的吶喊。度熙在房間一人痛哭,俊秀渾身濕漉,表情痛哭。

  珠映想給賢錫打電話,掙扎了好久。咖啡館裡,珠映告訴賢錫自己以後會注意的,賢錫說自己忘了,要她以後也忘記那件事,珠映甩出門,賢錫追上來,拉住她的手,珠映大哭說,自己不能忘記,賢錫說能理解她,要她以後不要這樣,珠映說,這是不能受控制的。賢錫要走,珠映抓住賢錫,說,以後不這樣了。

  俊秀設計了個服裝草圖要度熙看,俊秀有點失望,度熙沒有誇他,這是他的第一件設計作品。度熙說自己想要的比這個要多得多。他問,想要的是什麼?她說,你有保留我也有保留。草稿圖給老師看,老師三下兩下撕爛了。俊秀說,有那麼糟糕嗎?老師生氣說,天才和普通人的區別就是,天才知道在哪裡釋放能量,老師說俊秀沒懂卻裝懂。

  度熙去老師那裡,大驚,看到老師懲罰俊秀倒立,老師說俊秀侮辱了藝術,要度熙把他帶走。生氣不教他了。兩人落寞走出來,俊秀對度熙說她先走,俊秀還要進去找老師。度熙在車上等,不覺睡著,天亮了。走進去,俊秀在倒立,老師在沙發上睡著了,老師醒來說,你這個瘋子,起來吧,度熙上去扶住。俊秀癱倒在地,老師說這個瘋子,和俊秀對笑……


第48集
  俊秀累癱過去,老師一杯涼水,潑醒了。度熙心疼說會出人命的,俊秀說這樣才會記得深刻,俊秀說自己不會死的,要當她的得力助手。度熙聽了說,心裡好像有條細線畫過,很痛,可又不想放手。

  老師給俊秀上生活觀察課,叫他觀察街上的人,設計師要會讀懂人心,讀懂了人心就讀懂了時代,讀懂了時代,就讀懂了未來。能看到未來,那就是藝術了。俊秀似懂非懂。老師給三本速寫本,要他將看到的,都畫出來,明早就要檢查作業。臨走叮囑兩人,不許在她的地方做奇怪的事情,她的孩子們(布娃娃)可都是未成年啊。度熙害羞。俊秀畫畫,度熙坐在沙發上微笑著看他話,度熙打瞌睡了,俊秀搖醒她,要她回家睡,度熙沖了咖啡,坐在旁邊陪著他,俊秀再三催促回去,度熙不肯,在旁邊睡著了,俊秀將睡著的度熙抱到沙發上,輕輕蓋上毛巾,忍不住將熟睡的度熙理了頭髮。俊秀走開後,度熙睜開眼睛,偷偷笑了,繼續閉上眼。

  俊秀和賢錫穿正裝,赴見面禮,在靜慈的飯店,簡單家庭聚會。俊秀禮貌的說說珍珠有不足之處,她也很善良,一定會聽話的,靜慈狡猾的說,要相處才知道。哲修趕緊圓場,俊秀和珍珠相視對望,眼神略無奈。

  大叔求俊秀要他在靜慈店裡做工,俊秀很不好意思,開口求哲修,哲修又求媽媽,靜慈只好同意了。度熙找兩個店員,俊秀覺得自己不工作卻拿薪水不自在。度熙說,以後會十倍百倍的問他要回來。老師告訴度熙說自己想帶俊秀去巴黎,不是結婚,是學習三年,老師希望他不要放棄這個好機會。俊秀沒回答,看著度熙,度熙看著俊秀,老師看他們兩個……


第49集
  俊秀拒絕了去巴黎,老師和度熙都很驚訝。度熙說等他回來,還是勸他去留學。俊秀堅持留著她身邊。度熙說他是傻瓜。俊秀回閣樓,度熙在看星星,開心過來聊天,聞到俊秀的酒味,知道他喝酒了。俊秀要度熙不要放棄,願意他說話的朋友。度熙問為什麼,俊秀說自己不能當她的朋友了,希望她能有其它朋友。度熙說自己在忍住沒有扇他耳光。

  老師知道俊秀的心思,要他去爭取。俊秀說這樣就滿足了,老師氣極了,度熙怎麼看上這種悶騷了。正熙旁敲側擊,打聽度熙的同事,店裡的店員,住在閣樓上的人,因為他而問愛情方面的事情。度熙緊張。正熙笑著我懂了。

  珠映和賢錫聊天,說覺得自己像個怪物一樣的討厭,說著又哭了。她羨慕他可以選擇自己喜歡的路。度熙覺得現在俊秀進不了BY,要老師繼續培養。珠映拿來酒找度熙喝,兩人喝醉了,珠映告訴度熙愛賢錫又計劃和律師結婚。度熙問為什麼不跟愛的人結婚,她說,賢錫不愛她啊。珠映說度熙那麼聰明,要她給她支招,度熙無能,珠映取笑度熙是裝聰明。兩人喝多了,相互取笑對方。

  哲修珍珠的婚禮很熱鬧,俊秀牽著珍珠的手走過禮堂,兒時的記憶重現,兄妹四人眼眶都紅了,很激動,替珍珠今天的幸福感動。俊秀將珍珠的手交到哲修手中,婚禮進行中。

  禮堂門推開,度熙正裝出現在門口。看到兄弟兩人在一起,度熙大驚。爺爺告訴俊秀,自己認識過他弟弟。俊秀很開心,也開心娜麗和爺爺共事,娜麗也剛剛知道哥哥住在爺爺家閣樓。度熙在天台質問俊秀,給俊秀一耳光,很憤怒,兄弟兩人如此對待自己。俊秀說不想讓她受傷,度熙要知道理由是什麼。俊秀不肯說,求度熙讓他至少可以站在她身邊。度熙做不到,逼著俊秀除非他說不愛她。俊秀說不出,度熙明明知道俊秀也在努力的留在身邊,度熙要開除他,讓他進BY,讓他離自己更近。俊秀不答應,度熙步步緊逼,俊秀最後說,你知道為什麼我有幾個資格證,卻找不到工作嗎?因為自己坐過牢,自己殺過人,俊秀跪在度熙面前,說對不起,眼淚止不住,說這樣的他愛上了她,也讓她愛上了他,俊秀悲痛絕望一遍遍說對不起。度熙手發抖,滿臉是淚,眼神震驚……


第50集
  俊秀絕望的跪在度熙面前,坦誠了自己是殺人犯且有過前科的事。並告訴度熙是在打架過程,殺了比自己小的學生。所以自己不能成為她心目中的人,對不起她。度熙淚流滿面,腦子一片混亂的離開。在回去的路上,停下來在車裡痛哭。

  新婚之夜。哲修想和珍珠嗨咻,珍珠告訴哲修懷孕的好消息,說自己不希望用孩子抓住男人。珍珠說懷孕不能和哲修那個那個,哲修失望。

  度熙最終還是告訴俊秀,說他坐牢罪有應得,但是對她的罪還沒有還。要俊秀以後用他的一切來補償他在自己身上犯下的罪孽。珠映約賢錫喝咖啡,想要和他練習戀愛6各月,因為自己的婚姻和愛情無關,自己不奢望讓賢錫愛上他,只希望能和他試試戀愛的感覺。賢錫說,那些要留給未來的妻子。

  度熙和俊秀在公園長凳上,度熙說以後會把他當走狗一樣看待,自己要求他做什麼,他就要做什麼。俊秀一一答應。度熙說,因為對這樣一個男人動心而痛苦生氣,以後可能會打他,罵他,要他全部接受自己對他的侮辱。俊秀答應。想到自己的付出,度熙又痛哭起來,責怪俊秀不應該殺人。俊秀流著淚說自己會用一生來給她贖罪,這是他最大的刑罰,一輩子的監獄。度熙大哭。俊秀伸出手想撫摸她,安慰她,又收回了。

  哲修為了減輕珍珠的負擔,主動洗衣,搞砸了,婆婆批評珍珠,說兒媳婦給兒子下馬威,叫她以後不要讓兒子幹活了。哲修加在中間難做人。

  支開俊秀,度熙給老師跪下,求老師不要放棄培養俊秀。老師很震驚能幹堅強的度熙會給她下跪求情。老師希望有自己的空間,不被人左右了。度熙再次求,老師快被逼瘋了。

  珠映問賢錫得不到他的回答,自己就坐立不安,賢錫問自己為什麼要跟他合約戀愛,她說,因為每次她哭的時候,他回頭了。珠映說自己不會做得太過分,只是想試試和別人一樣挽手的感覺,賢錫答應一個月。珠映開心極了,馬上上去挽賢錫胳膊,賢錫說,太快了,甩開胳膊。這時候度熙來電話,賢錫說今天不能開始了,珠映失望。咖啡館裡,度熙說俊秀告訴自己殺人的事情了,問賢錫他殺人的理由是什麼?賢錫說都是因為自己。


第51集
  賢錫告訴度熙,俊秀當年是因為保護自己而過失殺的人,本可以輕判,但因為對方的爸爸是議員,所以動用關係讓俊秀坐了12年的牢。他拜託度熙,不要放棄哥哥。度熙聽後淚流滿面。度熙將俊秀約上天台,告訴他自己不打算放棄他。就算是把自己的人生一樣變得糟糕,也不會放棄他,叫俊秀不要放開自己。兩人擁吻。

  哲修媽媽睡覺打呼嚕說夢話外加磨牙,娜麗無法忍受跑到珍珠房間要求和珍珠一同睡,並把哲修趕到了賢錫的房間裡。俊秀,度熙,娜麗,設計師老師一同登山。俊秀見妹妹勞累便背著她上山。在山頂上和度熙爺爺相遇,俊秀對於製作衣服的理解得到了爺爺的賞識。哲修媽媽借了珍珠的信用卡刷了很多錢,珍珠和哲修都被嚇到了。

  翰序對於新的項目依舊不死心,努力地說服著度熙爸爸,遭到擔憂。珠映媽媽責怪丈夫為什麼不站在翰序那邊。珠映此時進入辦公室,爸爸要求珠映結婚要找相愛的人,珠映媽媽則告訴她就算是捨棄掉自尊也要追求到翰序。珠映約賢錫一同出去吃飯,戀愛預習。賢錫依舊一板一眼,說話冷漠。珠映叫賢錫表現出誠意,起碼問一下她的腿穿高跟鞋走路會不會酸。賢錫彆扭的照學,遭到珠映的打趣。開心之時,賢錫潑冷水說預習時間一到就會結束這樣的關係。


第52集
  俊秀和金敏珠設計師一同進入BY集團任職。金敏珠成為設計組B組組長,俊秀則是臨時合約工,負責幫她倒咖啡打雜。珠映主動申請讓設計組A組歸入宣傳部下慣例,可以方便刺激競爭。所以她與負責B組的度熙,正式成為了工作上的競爭對手。金敏珠上任,維持了自己一貫的隨心所欲的風格,反而讓B組的成員有些無所適從,反觀A組卻早已開始確定主題,努力起來。

  珠映幫娜麗拍攝BY集團的服飾宣傳畫報。賢錫和俊秀都去探望。珠映很開心。她假裝頭痛叫賢錫幫自己買藥,賢錫答應。俊秀看出兩人之間的曖昧,並從娜麗那裡得知珠映d單戀賢錫。

  下班後,度熙家天台山,俊秀開心於有人喜歡賢錫,並且表示珠映很可愛。度熙小吃醋,賣萌打趣俊秀。兩人在天台上打打鬧鬧很是甜蜜。金敏珠繼續隨心所欲的作風,俊秀則和度熙則在公司偷偷摸摸的表達著秘密戀愛的甜蜜..


第53集
  為了能正確的判斷衣服的舒適度與否,俊秀穿著羽絨大衣在公司練習跑步。爺爺詢問原因並鼓勵他好好幹。這一幕被翰序看見。金敏珠的獨特風格讓度熙以及羅日平有些擔心。珠映到度熙辦公室有意無意的小炫耀著自己的進度。兩人半互損半鼓勵的進行著對話。

  羅日平因為覺得自己看上去太老和正熙不搭轉而去美容院做保養,意外遇到爺爺。得知爺爺是為了能在偶像面前看起來年輕點後覺得很有趣。大叔藉著度熙和俊秀的建議各種追求哲秀媽媽,但是適得其反,只是讓後者越來越討厭他。

  下班後俊秀依舊留在B組,幫助職員打雜。度熙得知後暗暗開心。並且後來買宵夜給組員鼓勵他們。俊秀開車送度熙回家,度熙問起俊秀初戀的事情,俊秀覺得她吃醋好玩逗她故意不說,結果被度熙暴揍。

  珠映在A組的成員通宵加班幾天後請他們聚餐,喝醉了叫賢錫去接她。賢錫冷冷的表示自己不喜歡喝醉酒耍酒瘋的女人,卻不由自主的想起之前珠映追求自己的情景。賢錫打的士送珠映回家,珠映提前下車,要求賢錫背她回家。賢錫無奈但是答應。兩人在珠映的家門口遇見了度熙和俊秀。


第54集
  回到房間的珠映突然從床上爬起來,原來她是故意借酒裝醉。正當度熙在屋塔房聊天時,她的爺爺突然跑上來找俊秀。俊秀特意送咖啡給珠映,對她能成為賢錫的朋友表示感謝。

  娜麗在片場發揮失常,便向經紀人爺爺大吐苦水。珠映請賢錫吃飯,以此向他賠罪。度熙提前收工到工作室看俊秀,結果發現了自己的畫像。俊秀迎面走來佯裝不識,淘氣的度熙便伸腳絆他,這一切都被翰序看在眼裡。


第55集
  翰序追問俊秀的來歷,幸好度熙早已想好對策。找了幾個接口搪塞過去。金敏珠設計師依舊走著她獨特,任由組員自由發揮的性格。讓大家很是苦惱。

  娜麗在片場遇到苦練演技的臨時演員,並深深被他的敬業精神所吸引。大叔牽起姜母到屋外淋雨,試圖模仿俊秀求愛,豈料反遭其痛斥。珠映以慶祝俊秀入職為名設宴,實則希望度熙二人能撮合自己與賢錫。

  大家一起吃東西到KTV唱歌,玩的很開心。俊秀叫賢錫對珠映好一些,遭賢錫調侃,度熙則覺得珠映把自己的身段放的太低。首輪主題會議正式展開,敏珠竟當眾宣佈B組沒有任何準備。

  翰序在走廊上攔住度熙,說爸爸今天下午路過韓國,他答應爸爸帶自己看上的女人陪他一起吃飯,度熙拒絕,翰序說父親說一不二的個性,爽約不好,度熙說那是你家的事情。你找錯門牌了,翰序火了,將度熙按在牆上。危急關頭,一雙手緊緊抓住了翰序的胳膊,將翰序拽開,是俊秀正怒目而視。


第56集
  俊秀替度熙解了圍。在娜麗的引薦下,東宇順利與她成為同門。不過爺爺對於娜麗的花癡樣子不滿意。翰序愈發對俊秀的身份感到疑惑,便跑去詢問敏珠。看見妻子與兼職的帥小伙單獨在店裡忙碌,度熙父親不禁心生嫉妒。

  由於淘氣的度熙不斷擾亂工作,俊秀只得把她抱到沙發上並囑咐她不要亂動。翰序代替父親簽約,正式成為BY的合作夥伴。為了更好的融入角色,娜麗與東宇到餐廳打工,哪知正巧遇到正妍。面對賢錫的質問,酒醉的珠映說出了內心真實的感受。


第57集
  賢錫要珠映確定對他的感情是真心的,而不是對得不到手的東西的盲目追逐。兩人交心,賢錫說珠映生氣的時候很可愛,但是自己想要慢慢來。珠映一開心緊緊的抱了賢錫早餐時間,大家發現度熙不在,珠映去房裡找也沒人。

  度熙俊秀面對面在俊秀閣樓裡醒來,兩人大驚,只能用攀巖用繩子下樓。家人雖然覺得奇怪,但也沒多說什麼。媽媽要珠映在工作上和婚姻都要贏過度熙,並且責怪珠映行動不給力。爸爸則要老婆少管女兒的感情。

  俊秀將自己的主題給同事看,同事扔在地上。俊秀困惑了。在天台上,辦公桌上思考出路。老師和度熙聊天,告訴她,現在他靈感來了,可是具體如何做,卻不知道,度熙要她給俊秀指點明路。老師說破繭成蝶很痛苦。

  珠映工作中接到賢錫的來電,不敢相信自己,很驚喜。賢錫約她吃飯。結果吃的是5000塊的飯。珠映叫苦不迭。賢錫說我們慢慢走近對方吧,珠映問什麼時候可以牽手,賢錫說一年以後吧,珠映不快,賢錫一把握住了她的手,珠映開心了。

  俊秀說今晚不回來了,度熙問俊秀在哪裡,度熙生氣。第二天早上,俊秀告訴度熙自己在另一個老師那裡。度熙說週末去郊遊,俊秀沒答應。原來他回家幫珍珠做家務了。娜麗告訴哥哥自己有了喜歡的人了,拽哥哥去店裡,正熙看到俊秀了……


第58集
  俊秀正熙很驚訝看到了對方,兩人相約喝茶,相互講述了對方的近況,並且約定不會再見面。俊秀給電話度熙,約她出來,公園裡,俊秀神色凝重,告訴她之前與初戀的事情以及今天的重逢。度熙諒解,兩人擁吻。珠映買了三份東西去賢錫辦公樓,說請同事吃,賢錫說只有他一個,就我們兩個吃吧,珠映開心,兩人草地上野餐,珠映說他的任何行為都感動到她,他的笑容也感動到她。

  珍珠家裡,在吃大哥做好的飯,妹妹說哥哥打掃衛生什麼的都做好了。珍珠感觸,忍不住哭了。度熙要珠映小心別玩火。因為知道珠映戀愛結婚分開對待,不想看兩個人受傷,珠映動情了,麻痺自己,希望度熙不要逼她正視這些。大哭。

  正熙撫摸丈夫的臉,羅日平醒來,問她還不睡?正熙躺倒他懷裡說,抱著他,感謝他給了她幸福安穩的生活。賢錫珠映繼續聊天,賢錫故意逗弄珠映,惹得她氣鼓鼓的走了。賢錫看著她背影微笑。

  B組同事看到俊秀的創意方案,很吃驚,很興奮,老師趁機鼓勵大家,要大家好好做。同事們議論以後要稱呼俊秀名字,不能再叫降落傘了,翰序無意聽到了。設計主題會議,A組的主題組長介紹完了,老師起立將介紹機會交給俊秀。老師給俊秀一個眼神。俊秀很意外,上台接過老師的話筒…….


第59集
  俊秀的演說獲得了眾人一致肯定,度熙更是喜上眉梢。李律師跑去找度熙質問自己的情敵是否俊秀,度熙則表示情敵一詞需要再雙方有感情的基礎上才成立。

  珠映遭到母親的責罵並且被要求一定要贏度熙。心情鬱悶而跑去找賢錫。表現的很反常。賢錫見珠映十分反常而發短信給她說有需要可以找自己。

  公司裡開始流傳俊秀和金敏珠戀愛的傳聞。然而雙方之間的對話以及俊秀給老師買藥讓大家更加深信這個緋聞。金敏珠對於這個緋聞很震驚,度熙和俊秀則認為這是一個好機會,可以作為兩人戀情的保護傘。

  哲修媽媽被圈子裡的孤立,回家吧這一切都歸到珍珠頭上,娜麗和哲修很生氣。珠映賢錫約會,珠映忘情的摸了賢錫的臉,見他反應那麼大,很生氣的走了。回家看到度熙,對她說,不要擔心賢錫因為她受傷害了,她不是那種人。

  俊秀度熙天台上看星星,兩人甜蜜。早晨俊秀起床遲了急急忙忙的出門,與同樣出門上班的正熙擦肩而過,兩人並未看到彼此,但是這一幕被金秘書看到了。


第60集
  翰序找借口讓俊秀填寫個人信息,被金敏珠知道後急忙趕去辦公室替俊秀解了圍。度熙很著急,俊秀向她保證自己不會丟下她就死掉。珠映找翰序共進午餐,翰序故意以度熙打擊珠映,兩人卻意外見到度熙與賢錫在一起,都沒了胃口。翰序質問度熙是否賢錫女友,度熙默認。實際上是兩個人商量用假戀情打掩護。

  度熙告訴老師俊秀是殺人犯的事實,金敏珠不信,度熙表示自己可以為保護俊秀而做任何事。珠映苦等賢錫兩小時,賢錫不理解珠映為何聽媽媽的要嫁給自己不喜歡的人,珠映哭了,賢錫雖然回頭看了看她,但還是走了。

  金敏珠故意在大家面前與俊秀親熱狀,指使俊秀做事並讓度熙一同去,給他們創造機會。羅日平在洗漱間看到一瓶藥,到藥店詢問才知道是避孕藥。


第61集
  羅日平在外喝悶酒,想起平時正熙對於度熙的關愛,有些感慨。俊秀因為和同事聚餐而無法赴度熙的約會,度熙不爽,俊秀哄回她,度熙感歎俊秀一會兒是高手一會兒是傻瓜。翰序開始調查俊秀和賢錫得到背景。公司裡,珠映所負責的A組開始做動員工作,B組知道後有些坐不住,俊秀則表示做好自己就好,得到金敏珠賞識。

  賢錫挨不住哲修媽媽的勸說,勉強答應去相親。哲修向珍珠求歡不得,只能個賢錫倒苦水。半夜接到珠映電話的賢錫出門,為了不讓珍珠嘮叨,調侃了姐姐。珍珠害羞又惱火。俊秀在辦公室拖地,度熙攙扶老師進來,老師順勢撲到俊秀懷裡,此時同事進來,老師加碼,說親愛滴,給泡咖啡。度熙低聲要俊秀回頭給她送杯咖啡過來。俊秀將咖啡送到度熙辦公室,有怨氣地說老師和她在逗他。

  翰序查出俊秀住在度熙家,藉故叫俊秀進來讓金秘書看,認識不認識。金秘書問度熙,他們兩個有沒有特殊關係,度熙說沒有,他和金設計師戀愛呢。金秘書笑著走了,說相信度熙,因為度熙從不撒謊。珠映從媽媽那裡得知了賢錫相親的事,找到賢錫,給了他一巴掌。


第62集
  經過賢錫解釋,珠映才知道自己錯怪了他,急忙道歉並表示以後不會再這樣。賢錫微笑。俊秀扮鬼下度熙開玩笑,不料吧度熙嚇昏過去了,俊秀著急,最後才發現是度熙在開玩笑。

  度熙帶俊秀去俊秀父母的陵墓前,向俊秀的父母表示自己是他的女朋友,會好好和他在一起。俊秀感動,知道自己找到了一個很好的女孩。

  珠映賢錫約會時候聊得很開心,但是珠映中途離開,表示戀愛合約只剩幾天,自己有些難以面對。哲修和珍珠撒嬌,表示珍珠是否因為孩子才和自己結婚,珍珠則說因為愛才會有孩子。


第63集
  俊秀拒絕了度熙,表示自己要和老婆度過初YE,他會更努力讓度熙成為自己的妻子。珠映匆忙從公司跑去找賢錫約會,被翰序看到。度熙俊秀一起吃飯的時候,被同事看到,兩人假裝大聲埋怨金敏珠和俊秀的戀愛問題而矇混過關。

  度熙珠映在公司角落閒聊,翰序過來,度熙嫌惡的眼神,說決定和這樣的人結婚嗎?翰序度熙是他的目標,路過的俊秀直接對翰序說,不希望他不尊重自己的上司,聽到把自己上司當目標,很不爽,翰序反駁俊秀把金組長也當他的目標。俊秀回應,不覺得自己比法律組長渺小。

  度熙和俊秀在天台擁抱,被珠映看到。珠映震驚!和賢錫約會的時候提起這件事,不了卻湊巧遇到俊秀和度熙。兄弟兩人在姐妹兩人的挑釁下開始比賽,俊秀贏了跑步,度熙俊秀兩人開心擁抱。賢錫不服氣,倆人比得滿頭大汗,誰也不肯放棄,俊秀要賢錫救救他,說度熙很恐怖。賢錫不肯。觀戰的珠映問度熙怎麼做到讓他那樣?度熙說什麼?珠映說,瘋狂的愛情…….


第64集
  珠映很羨慕度熙和俊秀瘋狂的愛情,但是自己沒有勇氣這樣做,她害怕自己陷進去。俊秀告知賢錫珍珠懷孕的事,兩人買花裝飾家裡。俊秀上班,遇上老師和度熙。老師受不了兩人一早就膩歪。三人進電梯,翰序在電梯口。老師跟翰序鬥嘴,翰序尊重有能力的女性,矛頭直指俊秀吃軟飯。老師說翰序話中帶刺會降低自己的人品,把刺挑出來吧。四人在電梯裡,老師當眾撩撥俊秀給翰序看。

  正熙接到以前歌廳隔壁大神的電話。大嬸告訴她,最近有人來調查她和俊秀的關係。正熙大驚,想起秘書見過她和俊秀,以及對她的種種挑刺針對。金秘書將調查的事情報告給羅日平。羅日平在外面和悶酒。正熙電話給老公,一直無人接聽。正熙問金秘書,秘書鎮定的說都知道。正熙生氣問為什麼要這麼做。金秘書說,夫人過去的男人,現在住在閣樓,還得到了度熙的心,進入到BY。

  度熙在閣樓門口和俊秀講電話,俊秀說馬上回來。此時看到正熙上閣樓,度熙說,閣樓上的人怕生,正熙沒有理會她的驚訝目光,眼神茫然的看著。俊秀上來了……


第65集
  難以置信的度熙噙著淚水,向俊秀詢問他與繼母的關係。看到知曉真相的丈夫喝得酩酊大醉,正熙也不知如何是好。為了不讓度熙為難,俊秀連夜離開了羅家。正妍向度熙坦誠一切,並表示難以理解金秘書調查自己過去的用意。

  度熙找金秘書談話,對她把所有真相告訴父親的作法深感憤怒。度熙努力替俊秀辯解,但依舊難以得到父親的理解。珠映在鏡子前比衣服,賢錫的電話來了,工作緊張,看了約會取消了。

  媽媽以為珠映粗聲粗氣對翰序說話。珠映說媽媽不也是這樣抓住爸爸的嗎?媽媽無語。仁淑回房間,看著昏睡的老公自語,胎教就是追他來著,怨不得女兒也這樣。正熙到度熙房間裡,說她的看法,她說過會無條件的站在度熙這邊,但是關於他,沒辦法站在她那邊。


第66集
  俊秀將大叔介紹給金敏珠,誰知道兩人一見如故,成為好朋友。度熙堅持和俊秀的戀情,被金秘書覺察。兩人起爭執,金秘書堅持自己是為度熙著想,度熙則指責她有私心。要求金秘書辭職。

  賢錫珠映見面,賢錫表示自己因為最近工作忙無法陪珠映,合約延後一個月。珠映開心。度熙告知了爺爺金秘書的事情,爺爺讓金秘書辭職。希望金秘書今後為自己而活,不必為他們一家付出一切。金秘書辭職前將俊秀的資料給了翰序,讓他幫忙保護度熙,因為俊秀可能對度熙危險。珍珠哲修向婆婆坦白懷孕的事,誰知到婆婆一點兒也不支持。


第67集
  珍珠氣極了,衝出餐廳,哲修後面追,珍珠說不想看見他的臉。俊秀拒絕了度熙爸爸讓他離開公司的要求。並且表示自責。度熙安慰鼓勵他。俊秀感歎,自己願意為了度熙而變得自私,因為不想放棄她。哲修指責媽媽對孩子的冷漠,正巧碰上珍珠回來,兩人爭吵,珍珠對婆婆說如果可以她想和哲修離婚。

  賢錫工作中,同事大奇給他一盒食物表示是珠映叫轉交的。賢錫追出,不見珠映。珠映正上車,欲離開,看賢錫四處張望,正在找她,感動中。

  珍珠和俊秀買嬰兒用品,珍珠要俊秀給寶寶買第一份禮物,俊秀受寵若驚,挑了一個鈴鐺。珍珠說她沒有媽媽的氣魄,要大家都吹蠟燭祝福她,俊秀說這是理所當然啊,不是野心。

  珠映要爸媽停止動用自己的權利來讓她競爭取得優勢,說要輸得坦蕩。翰序調查到孔氏四姐妹。去賢錫辦公樓前找他,問他,跟度熙關係好的,是他還是他哥哥?


第68集
  翰序質問賢錫和俊秀哪個才是度熙的戀人,並講出俊秀殺人的事。賢錫驚訝,但仍稱自己是度熙的戀人。這一幕被珠映看到。珠映驚訝的跑去告訴度熙。

  俊秀在街上用相機拍照找設計素材,度熙陪他,並且兩人嬉戲。金敏珠叫B組用心去設計並讓大家放鬆,俊秀和組員玩的很開心。度熙向正熙表示自己不會放棄俊秀,希望正熙支持她。度熙告訴俊秀律師已經懷疑並且可能知道了他們的關係,幫俊秀減壓且讓他有心理準備。度熙還去與珍珠見面,告知她自己的身份。

  珍珠讓俊秀來理髮店,幫他剪髮,表明自己很喜歡度熙。希望哥哥從此為自己而活,她和賢錫還有娜麗都會支持他的。珠映去賢錫辦公樓下找他,並沒有要求約會,不由自主的說了一些傷感的話。賢錫觸動,拉住珠映吻了她。正熙約俊秀見面…


第69集
  正熙約見俊秀,問他,度熙對他來說算什麼。俊秀表示度熙是那個懂他的人,他們彼此依賴,減少各自的孤獨。接吻後,賢錫向珠映表白吻她不是預習,珠映大驚,很混亂,匆忙的離開。正熙向度熙表示自己會站在她那一邊,度熙感動,兩人擁抱。並第一次叫了媽媽。兩人和好。

  混亂的珠映走了很久的路回家,被度熙扶到房裡。她要度熙罵醒她,度熙則表示這要她自己選擇,自己無法干涉。晚上,賢錫想著那個吻無法入睡,珠映獨自在房間哭泣克制自己。

  度熙給俊秀打電話,並唱歌給俊秀聽。度熙和金敏珠拉著俊秀要在翰序面前演戲,俊秀覺得太幼稚,但還是被逼著做了。

  娜麗和爺爺哭訴珍珠的現狀,爺爺覺得讓珍珠做娜麗的經紀人。因為和珠映的吻,賢錫被同事們調侃,他去找俊秀吃飯,然後又繼續被俊秀調侃。翰序查到俊秀的通話記錄,發現他和金敏珠並沒有什麼通話聯繫,反倒是和度熙居多。


第70集
  賢錫向俊秀請教戀愛問題,俊秀叫他放下男人所謂的自尊心,主動體貼珠映,娜麗開始拍戲,珍珠則作為她的經紀人,哲修去現場探班,順便幫忙買東西。

  哲修對珍珠說會和媽媽搬出去,珍珠則表示如果下輩子可以選擇出身,叫哲修好好選擇媽媽後再來找她,他們可以一直在一起。俊秀找到珠映,拜託她好好照顧已經動情了的賢錫,珠映聽候慌亂,找借口離開。

  金敏珠依舊和俊秀假扮情侶中,作秀給翰序看。但翰序早已知道度熙俊秀秘密戀愛的真相。俊秀獨自在工作室等待度熙,回家的路上兩人甜蜜的打打鬧鬧。賢錫因為珠映而心神不寧,被同事調侃說要他打電話。同時因為內疚而獨自在家喝酒的珠映收到了賢錫的短信,匆忙跑去見他。


第71集
  欣喜的賢錫在辦公樓外等待珠映的到來,哪知竟聽到了意想不到的話。珠映痛苦的自責令賢錫難以理解,最終他提出暫時不要見面。為了揭露俊秀的過往,翰序在會議中提出要對公司所有員工進行自評,這讓度熙緊張不已。

  得知娜麗再次獲得BY的模特合約,兄妹四人高興地聚在一起,為小妹慶祝。


第72集
  鬱鬱寡歡的賢錫告訴哥哥,他決定與珠映到此為止。聽到珠映房裡傳來呻吟聲,度熙趕忙跑進去,結果發現虛弱的表妹滿頭大汗。度熙責怪珠映為什麼要這麼辛苦,珠映表示自己不希望媽媽失望。俊秀告訴珠映,弟弟是一個慢熱的人,希望她能夠諒解並且珍惜。他們倆見面的場景意外地被公司同時看到並誤會,女同事決定也開始追求俊秀。

  看著屬下買來的咖啡,賢錫不禁想起了珠映。看到賢錫徘徊在公司樓下,珠映立即飛奔出去,結果竟發現他與度熙在一起。度熙詢問賢錫和珠映分手的理由,並向他解釋珠映並不如他所看到的那樣擁有一切,她希望賢錫可以好好守護珠映。就像當初他拜託自己守護俊秀一樣。

  度熙將俊秀叫到辦公司,給了他自己這段時間努力所收集到的資料,希望俊秀可以不用那麼辛苦,直接用這些資料來幫助B組,好減輕兩人之間愛情的障礙,俊秀拒絕了


第73集
  俊秀希望靠自己來得到賞識和成就,而不是度熙的幫助。兩人談話並不愉快。翰序繼續因為俊秀的事情而去找度熙,被度熙冷臉相待。珠映看到這種情景,質問翰序,自己是否永遠也沒有機會和他結婚,被他喜歡。翰序直言自己對珠映沒有興趣。誰知道珠映卻很開心,感謝翰序,並請求他不要給自己的母親任何希望。

  賢錫因為追逐犯人的時候被刀刺到並發生了交通意外。同事將情況告訴了無意中打電話給他的珠映。翰序特意買了昂貴的禮物送到度熙家給爺爺,但是爺爺並不如他意料的買賬。度熙跑去和俊秀道歉並撒嬌,兩人相互闡述心事以及隔閡,終於甜蜜的和好。珠映趕到醫院,面對賢錫的冷冰冰以及逞強趕到憤怒,態度也不由得強硬起來,她明確的在度熙和俊秀面前告訴賢錫,自己不會不管他的事。


第74集
  珠映意外地強硬讓大家都很吃驚。她度熙幫忙瞞過媽媽自己要在醫院看護賢錫一整夜的事。度熙借此也找借口說自己喝醉了而留在俊秀家過夜。醫院裡賢錫態度依舊冷冰冰,珠映哭著去洗漱,她離開後賢錫態度溫和下來。兩個人晚上在醫院談話,珠映表示自己已經明確了態度,希望可以重新來過。賢錫則覺得自己打開過的心門不會再一次打開。

  在老師家,大叔感慨愛情對俊秀的改變。度熙則對老師談起自己和俊秀戀愛後的甜蜜和改變。老師直呼受不了他們的甜蜜。

  珠映媽媽責怪珠映不應該和度熙一起喝酒。珠映則回應度熙是自己真正地朋友,不是對手,她想要離開媽媽獨立。不過珠映媽媽不以為然。俊秀去探望賢錫,聊起賢錫戀情的事,賢錫雖然情不自禁的又想起了和珠映的回應,但卻告訴哥哥自己害怕珠映的單純。


第75集
  翰序找度熙談話,並聲稱絕對不會放棄她。珠映到醫院探望賢錫,結果再次遭到驅逐。哲秀陪珍珠做產檢,愈加不捨得與其母子二人分開。聽了東宇的身世後,娜麗感慨談論起自己的父母。

  仁淑抱怨丈夫不懂人情世故,竟向會長報告翰序的過失。而與此同時,珠映也向母親表示自己再也不會刻意去接近翰序。珠映好奇地詢問賢錫,為何會對自己動心,結果聽到了難以理解的答案。


第76集
  羅會長找翰序談話,並表示對他的員工自評計劃無法認同。俊秀感慨道出兒時往事,珠映這才領悟到賢錫話語的真正含義。看到電影導演無視演技,並不屑給東宇試鏡的機會,珍珠一氣之下將娜麗的片約也一併回絕。

  俊秀到醫院探望賢錫,兄弟倆不由得談論起父親。新品舞台競賽終於展開,正當眾人向A組投來讚許目光時,俊秀帶來的B組展示令全場震驚。


第77集
  評品結果終於揭曉,度熙所帶領的的B組大獲全勝。度熙與俊秀在天台聊天,心中無限感慨的兩人不禁熱吻相擁,而這一幕恰巧被翰序撞見。仁淑找翰序談話,並表示希望能與他聯手。

  珠映在娜麗家門前等待賢錫歸來,正當兩人鬥嘴時,哲秀的母親突然出現。娜麗把度熙和珠映同時約了出來,她表示會嚴格把關兩位哥哥的戀情。


第78集
  看到俊秀對自己的諷刺挖苦不屑一顧,這讓翰序愈加惱羞成怒。度熙的父親對俊秀的能力表示認可,同時他提出要將其轉為正式員工。珠映獨自坐在賢錫辦公樓門前,頗有興致的反覆聆聽手機錄下的告白。

  娜麗約俊秀見面,度熙也一同前往。看著俊秀對妹妹百般寵溺的樣子,度熙醋意大發。賢錫走出辦公樓,竟發現珠映坐在台階上睡著了。


第79集
  俊秀婉拒轉正邀請,但羅會長仍表示希望他能再考慮一下。聽到母親還在為如何接近翰序搭橋鋪路,珠映嚴肅地表示她只會和自己愛的人結婚。看到賢錫指責自己總是任意妄為,珠映不滿的表示反駁。

  娜麗告訴姐姐她不想參與拍攝了,因為自己無法把握好戲裡人物的感情。為了化解娜麗的心結,俊秀兄妹四人一起去祭拜父母。在父母的墓碑前,四兄妹哭著說出了藏在心底的話。


第80集
  正當翰序再次無理糾纏度熙之時,俊秀突然現身。哲秀母親大獻慇勤,將自己貴重的首飾送給珍珠,原來是想鼓動她投會。賢錫擔心自己陷入無法自拔的愛情,於是打電話向哥哥求助。看到珠映依舊坐在辦公樓門前的台階上,賢錫終走上前對她說出了心裡話。

  翌日,BY競爭公司新品發佈,而主題竟與俊秀的完全一樣。面對羅會長提出以簽約轉正來洗清嫌疑的方案,敏珠竟提出離職。

QQ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